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
    1. <nobr id="ys6o9"><optgroup id="ys6o9"><dd id="ys6o9"></dd></optgroup></nobr>
        <tbody id="ys6o9"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ys6o9"></menuitem>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ys6o9"></nobr>
              <option id="ys6o9"><span id="ys6o9"></span></option>
              新聞熱線:3900087   廣告熱線:3900838
             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7—3909502   舉報郵箱:zgfxnews@163.com
              ,歡迎訪問拂曉新聞網
              拂曉新聞網  > 文藝副刊  > 正文

              清霜明月小梅枝

              2024-01-17 17:50來源:拂曉新聞網--拂曉報作者:

              遷入新居時,是秋天,樓宇門口的樹木一色黃綠。之后出出進進,不曾刻意留心過。臘月一個晚上,出門,恍然嗅到花香,循香而行,才知那群樹里有兩株蠟梅。

              兩株蠟梅歲齡都不大,伸展著嫩手嫩腳,把青豆一樣的花蕾綴滿了枝條,鼓脹脹,積攢著爆發的氣力。枝上花開約莫一二成,疏疏落落,但也足以令人雪夢生香了。

              此時寒月如霜,月光白而且厚,凜凜地,籠住梅枝,又瀉了一地。月光加上路燈的光,使蠟梅花如脂如玉,瑩然而亮。但,眼下我卻有點疑惑:記憶里亮亮的蠟梅,是真實的還是一種幻覺?在并不黑暗的城市夜晚,花真的亮著嗎?我只記得她的光影折射,由眼睛悄然入體,點亮了我的心。那確然是美在發光,幽微而獨特。

              寒風起處,我沉醉于那古老的暗香,無語的疏影,立體的蒼茫。一時沉寂。

              我竟然也是傍梅而居的人呢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蠟梅不是梅,甚至跟梅連親戚也攀不上。蠟梅,屬蠟梅科,蠟梅屬;梅花,為薔薇科,梅亞屬。若論及遠近,蠟梅甚至還比不上杏跟梅的血緣更近呢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蠟梅比杏花更得梅花神韻。杏薄,梅瘦;杏媚,梅清;杏羞澀,梅孤絕。杏有仙姿,梅有鐵骨。杏于早春,咀嚼惻惻春寒,而梅則于酷烈中,咀嚼生命的寒冰。

              從精神的感召來說:杏是江南絲竹,柔聲泠泠;梅是堂鼓三點,蕩氣回腸。

              當年看電視劇,一襲大紅猩猩氈的寶玉在白雪世界與妙玉共賞紅梅,少年的我是多么欽羨啊。且不說,大雪里梅花究竟能不能開放,單那白雪紅梅的場景,在我早升華成一個出塵之夢。如今已過知天命之年,興頭不但沒減,倒是越發強烈。多么想擁有那樣一種生活:青燈古卷,檻外梅花,茶水燙燙的,黃澄澄,把一個江南雪夜在杯子里輕輕晃動。

              總有一樹梅花不肯落下,久久浮在記憶里,成為夢。

              是的,老梅雪巢,自古是文人心靈的安頓之處。王冕一生畫梅花,筆下多是老梅,或一枝,或繁枝,以淡墨圈花法勾勒花瓣,梅影參差,密蕊交疊。近代臺靜農先生亦好作梅,老枝間聳一新枝,有骨格有風致,雅趣與鄉愁滲透其中,又迷人又動人。

              我自從知道門前有蠟梅,看“梅”從此成為心頭事。每每經過,總拿目光去問詢一二。時光的光影里,一些花兒黯下去,一些花兒亮起來,沉沉浮浮,落落起起。初開的蠟梅,蠟質,磬口,鵝黃,紫心,像一粒和田玉。隨著花瓣漸次張開,黃色悄悄褪去,花朵慢慢變淺,便有了些羊脂意味。待到全開,瓣兒乍開,那花就幾近透明了,濃艷的清淡,妍倩的明媚。本是天工,倒像由人工雕琢而成。這個時候,便不顧忌花兒的狀態了,也許初開,也許開過甚至殘敗了,陽光之下,都是美的一部分,玲瓏剔透,滋潤心神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我多么想看到真正的梅。

              北地沒有,便常去古畫兒上流連。陳老蓮的梅,總是嫩的。嫩的是蕊。一點透綠的白,似乎要點醒一個世界。金農的梅,是瘦的,幾朵冷梅,點綴在千年萬年的老根上?!把┍让坊允菪?,二三冷朵尚矜夸”,他把梅的逸氣全部榨出,讓瘦梅冷朵,成為自己的世間行色。

              漸江的梅畫里,總是凍鳥依凍樹,老干出新枝。那新枝直直聳立,斜斜伸出,承載著他的人生旨趣。史料說,有年大雪,行程中的漸江,舟車膠澀,只好借宿于一陌生人家,前后滯留多日。那位姓蘇的朋友待之以友,寬和溫厚,令他非常感動;臨行前,他做一畫冊,作為報答。冊中有一幅,畫的是,老梅枯枝間發一新枝,梅花嫩蕊,灼然在目;冰雪精神,彌漫其間。

              真可謂,“以月照之偏自瘦,無人知處忽然香”。這情狀,多么像我樓前的蠟梅。

              滿堂花醉三千客,我獨愛那,清霜明月小梅枝。

              □苦茶
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王亞東

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 拂曉新聞網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

              地址:宿州市紡織路拂曉報社 郵編:234000

              97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久久|亚洲精品日韩AV无码专区|国产精品五月天婷婷视频|少妇毛片一区区三区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1. <nobr id="ys6o9"><optgroup id="ys6o9"><dd id="ys6o9"></dd></optgroup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ys6o9"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ys6o9"></menuitem>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ys6o9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ion id="ys6o9"><span id="ys6o9"></span></optio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