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
    1. <nobr id="ys6o9"><optgroup id="ys6o9"><dd id="ys6o9"></dd></optgroup></nobr>
        <tbody id="ys6o9"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ys6o9"></menuitem>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ys6o9"></nobr>
              <option id="ys6o9"><span id="ys6o9"></span></option>
              新聞熱線:3900087   廣告熱線:3900838
             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7—3909502   舉報郵箱:zgfxnews@163.com
              ,歡迎訪問拂曉新聞網
              拂曉新聞網  > 汴水流韻  > 正文

              冬風不改舊時波

              2024-01-08 17:06來源:拂曉新聞網--拂曉報作者:

              凜冽的冬風呼呼地吹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下班后,我走在環城湖大道上,看到湖水不時地拍打著堤岸,發出啪啪啪的聲響,不由得想起故鄉門前的那口當家塘。

              那口當家塘,有上百年歷史,很深,呈鍋蓋形,被圓形的塘埂圈圍著。它距我家不過十來米遠,以至于夜里我常常能聽到塘里波浪翻涌以及拍打埂岸的聲音:嘩嘩嘩、啪啪啪。在寂靜的冬夜里,尤顯得明了。

              一到冬天,每天清晨和黃昏,我都要牽著家中那頭老牛去塘埂邊把水。冬日鄉村的清晨非常冷,土被凍得硬邦邦的,霜又重,牛腳踩到地上,發出“咯吱咯吱”的響聲——凍土被踩得裂開了。有時,水面上會有一團團、一層層繚繞的薄霧,看上去仿佛熱氣,霧大時則白茫茫一片,需走近才能看到塘里的水。

              牛到了塘邊,自己會選定一方地站牢,然后將脖子全力前傾,低頭夠塘里的水喝。

              上了凍,塘埂就容易打滑,牛踩在上面,一旦失去重心就會滑到水里。它常邊喝著水身子邊朝水里滑,卻絲毫不知,我發現后就會趕緊去扯拽牛繩,將它牽拉上來。塘水冰冷刺骨,可不能讓牛掉進去受寒。

              牛喝水時,嘴里會呼出白氣,“咕咚咕咚”,我還能聽到水進到牛肚里的聲音,很奇妙。

              天黑前還要讓牛飲一次水,冬日的黃昏,多是陰冷的,西北風陣陣,吹得人直哆嗦,牛喝水時也在哆嗦,身上的毛和皮,都在一緊、一皺、一顫的。

              可再冷,牛也要出來喝水,喝了水夜里才不會渴,如同再冷,人也要出來洗東西,洗干凈了,日子才清爽好過。尤其是村里的主婦們,她們穿著厚重的棉襖,赤手拿著東西在水里洗來洗去,冰冷的塘水將她們的雙手浸泡得通紅、腫脹。

              我也要在水里洗東西——紅薯。整個冬季,每天早上我家都要烀紅薯,給人吃,給豬吃,給雞鴨鵝吃,用量很大。前一天黃昏,就要把紅薯洗凈備用。

              有時母親洗,有時妹妹洗,更多時是我洗——把紅薯揀進好幾個竹籃里,提到塘邊,再將竹籃放在水里晃動、揣撞,如此反復多次,紅薯上的泥便會被沖刷掉,那些夾在縫隙和溝凹里的泥,則要用草把子沾水一點點去擦洗。

              蹲在水邊洗紅薯,是很不舒服的——冬風吹動塘水,帶來一陣陣波浪,波浪撲涌而來,夾帶著陰冷的水汽,和冷風一起朝我襲來,好冷。

              洗累了,我會站起來歇一歇,凝視著塘里的波紋、浪痕,一波接著一波,一浪推出一浪,朝同一個方向涌去,年年如是。有時水面上還漂著一片片枯葉,隨浪起伏,隨風逐波,像一葉葉袖珍版的“扁舟”。

              紅薯都洗干凈了,天也差不多黑了。暮色四合時,勞動歸來的父親也會到塘邊,他放下農具,卸下一身疲憊,蹲在水邊,順著波浪洗手的樣子,我至今難忘。父親雖是個漢子,但為人謙和,心如水般柔和。

              夜里冬風很大,我睡的房間窗戶正對著塘口,躺在溫暖的被窩里,聽著屋外的波浪聲,心中涌起的是感激,感激父母用勤勞的雙手,為我搭起一個能避風擋雨的家。

              鄉村的冬天有什么景致值得回憶呢?不太多,當家塘里的水算一個,人可以一輩子不跟山打交道,但得跟水打照面。

              “離別家鄉歲月多,近來人事半消磨。惟有門前鏡湖水,春風不改舊時波?!辟R知章真是厲害,“春風不改舊時波”,堪稱神來之筆。他在春暖花開時回鄉看水,而我則在隆冬季節憶鄉,當家塘里的水,它也一定沒有改變舊時之波吧。

              牧徐徐
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王亞東

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 拂曉新聞網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

              地址:宿州市紡織路拂曉報社 郵編:234000

              97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久久|亚洲精品日韩AV无码专区|国产精品五月天婷婷视频|少妇毛片一区区三区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1. <nobr id="ys6o9"><optgroup id="ys6o9"><dd id="ys6o9"></dd></optgroup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ys6o9"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ys6o9"></menuitem>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ys6o9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ys6o9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ion id="ys6o9"><span id="ys6o9"></span></option>